• 热衷于互联网分享的一只猫!
  •    5天前  福利集结 |   抢沙发  0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回到寒山,依旧修行,和御风的那次见面,顾泯不曾告诉过任何人。

    只当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  即便是莫清风,也不知晓。

    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便又再次入冬。

    洞府外大雪纷飞,莫清风抱着酒葫芦,面容苍老了好些,看着实在是憔悴,满头白发也已经枯败,看着生机微弱。

    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,如同一盏油灯,灯油消耗殆尽,那根油绳也剩不下多少。

    想来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。

    顾泯看着他,有些伤心。

    他是自己在这里所结交的第二个朋友,也是相处时间最长的

   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txt全文完整版

    人,但眼看着就要离去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    莫清风喝了口酒,转过头看了顾泯一眼,缓缓说道:“人哪里有不死的?”

    顾泯说道:“迟一些也好。”

    莫清风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    生死大事,不是他说是什么,那就是什么的。

    要是真有这么简单,倒也好了。

    顾泯也无法再说些什么,只是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都告诉我?”

    莫清风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还真有一件,你若是见到顾剑仙,就替我说一句,说莫清风给他丢脸了。”

    他这生有太多事情遗憾,这一桩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  顾泯说道:“想来他不会怪你。”

    莫清风自嘲道:“倒也是,顾剑仙这样的人物,怎么可能在意这些事情?”

    顾泯不说话。

    只是当他再次准备开口的时候,洞府外一片金光洒落。

    天幕之上,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再次出现。

    罗浮宫出现了。

    在一片云彩之上,不过这次并非是散落金光,换榜天骄。

    而是一道道金光在天幕上掠过,而后出现了一份名单。

    大战将起,如今已经到了那些仙山派遣各自门下弟子进入崖城备战的时候了。

    顾泯站在洞府前。

    看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出现。

    这份名单是以境界高低来排的,重意境的修行者最低。

    那些修行者,大多都是横渡雷池而来,是才进入这里的修行者,有的来得早些,或许有了二三十年,有的晚一些,如同顾泯这般,也才三两年。

    但都要走上战场。

    顾泯仔细看去,没有看到白玉尘梁拾遗这样的熟悉名字。

    就连师父常遗真人的名字也没有。

    实际上这只有在各大仙山的修行者才会在**上,那些散修,即便是要去崖城,也不会在这份名单之上。

    很快,顾泯看到了熟悉的名字。

    浮梦山洛瑶。

    这位浮梦山的天骄,竟然也选择走上战场。

    这一点让人倒是很意外,毕竟她这样的天骄,本来不该在这个时候便走上战场的,想来她肯定是自己选择的这条路。

    后来顾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寒山柳泯。

    这是之前在寒山留下的假名,用的是柳邑的姓氏。

    顾泯还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自己在何方,尤其是天玄山。

    再往后,祀山的两个人,御风和苏遮云,都在名单上。

    这两位本来便是要上战场的。

    除此之外,许多天骄榜上的名字,如今都没有出现。

    这些都是各自仙山的未来,没有人愿意将自己最好的弟子送上去送死。

    风亭境过后,千秋境的强者,都是各大仙山的强者,每出现一个,便会引来一阵惊呼,一群人便会投去敬佩的目光。

    顾泯仔细一数,千秋境的强者,这次征召便多达四十多位。

    这几乎是除去云端那些强者之下的最强修行者,光是各大仙山就能派出四十多位,还没有说那些散修,加在一起只怕能破五十之数。

    这么多的强者,都要走上战场。

    由此可见,这每一次大战,的确都关乎着整个世界的存亡。

    直到很久之后,那些名字才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    莫清风看着顾泯,轻声道:“一路顺风,愿你能够回来。”

    顾泯笑而不语。

    自然是要回来的。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一条仙舟,出现在远处,浮梦山的修行者们看得很清楚。

    这是来接浮梦山的修行者去崖城的。

    在大殿前,好些修行者已经聚集到了这里。

    他们都是要走上战场的浮梦山弟子。

    他们的境界高低不一,大多在风亭境,重意境的修行者倒也有些,但大多都是中年模样,年轻的天才弟子,浮梦山是舍不得送上战场的。

    无数弟子站在远处,神色肃穆,看向那些将要离去的同门,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自己的好友,但今日一别,或许再无相见的机会。

    战争是要死人的。

    这一点大家都明白。

    但不管他们愿意与否,也要一往无前。

    两位千秋境的强者站在人群最前面,看着那条缓缓而来的仙舟,面无表情。

    他们这个境界在世上已经是绝对的强者,但是走上战场,也有很大可能会死在那里。

    但即便这样,又如何呢?

    后山崖畔。

    洛瑶对着浮梦山掌教拜别,“弟子拜别师父,此一去,弟子决不给浮梦山丢脸。”

    浮梦山掌教怜爱的看着洛瑶,叹息道:“你这又是何苦,浮梦山有引渡之人,本不用你去的。”

    洛瑶抬起头,坚毅开口,“弟子深知战场凶险,但也知道,只有经历生死,才能成长。”

    别的什么修行宝地,什么天材地宝,是能让修行变得容易,但是只有在战场上磨砺,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。

    这是洛瑶选择走上战场的根本。

    浮梦山掌教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便去吧,莫要丢了浮梦山的脸。”

    洛瑶再次跪下,拜别道:“弟子谨记。”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那架马车,继续晃晃悠悠在世间前行。

    常遗真人看着头顶的仙舟,神情古怪的问道:“祖师咱们是不是去崖城?”

    晚云真人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来,还是懒洋洋的,“着什么急,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起来,况且真正的大人物,不得最后才出场?”

    常遗真人深以为然,“祖师说得对啊。”

    “不过弟子还真想去看看崖城的风貌,据说这座城可是天下第一城,不是普通人能够去得了的。”

    晚云真人冷笑道:“不仅是天下第一城,还是天下第一死城,怎么,你想死在那里面?”

    常遗真人悻悻然,“哪能啊?还没等到顾泯那小子,弟子还真不敢死。”

    晚云真人讥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

    过了许久,晚云真人疲倦的声音响起来,“小常遗,有什么地方想去看看的没?得去看看了,别跟着我了。”

    这是在赶人了。

    常遗真人一怔,没有感觉到解脱的快乐,反倒是说道:“就只是想去看看崖城。”

    晚云真人忽然怒道:“那个鬼地方有什么想看的!”

    常遗真人若是在平时,这个时候早就不敢说话了,可今天他却是笑着说道:“弟子就是想去看看啊。”

    晚云真人从车厢里探出头来,不客气的给了常遗真人一巴掌,“去什么去,有什么好去的,老老实实把我交代你的事情做了才是。”

    常遗真人摇头道:“不太好。”

    晚云真人挑了挑眉。

    常遗真人仰头看着仙舟,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管在哪里,都不能让人看不起我们柢山的剑修啊!”

    晚云真人骂道:“你他娘又不是剑修!”

    常遗真人轻声道:“可要是让那小子知道,他师父是个能眼睁睁看着祖师走上战场,自己去做个缩头乌龟的家伙,那得多丢人?”

    常遗真人说道:“弟子这辈子,可以让所有人都看不起,可就是不能让这小子看不起了。”

    谁他娘的叫老子是他师父呢?

    晚云真人笑了起来。

    很是快活。

    这些日子他虽然和常遗真人一直在一起,但打心底里,却没有真正看得上这个小家伙,总是觉得他太圆滑,和柢山剑修相差甚远。

    剑修嘛,就该是那种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

    何况是我柢山的剑修?

    “小常遗,还真是没丢我柢山的脸。”

    晚云真人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不过不丢脸,你这小子可就要丢命了。”

    常遗真人笑眯眯道:“和祖师一道死,死得其所。”

    晚云真人拍了一把常遗真人的脑袋,轻声道:“能活着便活着吧,急着死做什么。”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御风和苏遮云登上仙舟,很快便引来了不少目光,天骄榜上的祀山两人,走到什么地方,都是最耀眼的那两人。

    一头青发的苏遮云无视那些人,只是看着御风问道:“见面了?是个啥意思?”

    御风微笑道:“不虚此行,大道不孤。”

    苏遮云咦了一声,眼前兄长,看着温和,实际上也温和,但是能让他看上眼的人,这整个世间还真是不多,怎么才见了一面,这就对那个剑修如此推崇备至?

    “那家伙莫不是生了三头六臂?”

    御风说道:“一人一剑。”

    苏遮云说道:“那就奇怪了,就这么一个人,也能让你这般?”

    御风笑而不语。

    苏遮云眼见兄长不说话,也不再问,只是打定心思,之后定然要去看看,那个人到底如何,能让御风这般评价。

    “看就看,不要打架,若是在战场上碰到,可以出手帮他一把。”

    御风看向苏遮云,微笑道:“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出手帮你。”

    苏遮云吐出一口浊气,有些生气。

    御风知道他的脾气,也就不再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仙舟一侧的流云,想着那座城。

    他这一生,没有太多在意的了。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来接这些修行者的仙舟有很多条,不见得熟人都能碰到熟人。

    顾泯登上的那条仙舟,都是一些小宗门的修行者,大部分境界都在重意境界,只有少数几道气息在风亭境。

    至于千秋境,更是不可能有了。

    登上仙舟,他便拿到一块木牌,正面镌刻有寒山柳泯四字,背面则是镌刻着一座巨城。

    想来便是崖城了。

    发放木牌的修行者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诸位道友收好此物,此物是进入崖城的必须之物,在崖城里,会有专人查验各位身份,以防有外人混入其中,若是没有此物,诸位身份难以得到证实,很有可能造成误会,说不定还会被误杀,诸位谨记。”

    他说的客气,但意思很清楚,要是没有手中的这木牌,要是被人查到,可以直接将其斩杀。

    这足以说明,崖城的严密程度。

    顾泯收好此物,平静看着仙舟上的其余修行者。

    有修行者在远处讲述崖城里的注意事项,声音不大,用某种扩音法器将声音放大,让整条仙舟都能听到。

    顾泯听得认真。

    毕竟这些事情都关乎着之后的事情。

    一个不好,很容易出问题。

    “说几句题外话,诸位若是能在战场上斩杀敌人,手中木牌也能为各位记录战功,战功越多,各位身后的宗门也相应得到好处,天地资源下次分配的时候,自然也就更多,所以诸位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宗门,亦或是……为了我们的世界,都请倾力杀敌!”

    这最后的顺序说得很微妙但很直白。

    顾泯挑了挑眉。

    “诸位谨记,不可自相残杀,一旦被发现,会被立即格杀,也不可被那边引诱而叛逃,这是大罪,不仅自身会被斩杀,也会祸及宗门,诸位的朋友和亲人,也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。”

    这句话很冰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 顾泯这种孑然一身的人,倒是不太在意,不过他定然也不可能叛逃到外面去。

    “好了,诸位看好,咱们就要进入崖城外万里玄道了。”

   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,仙舟的速度快了许多,前面本来是一片云海,在船头有人祭出数张青色符箓之后,一道流光门户,猛然大开!

    一条仙舟,没入其中。

    众人被一阵强光照着眼眸,不得不闭眼,等到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,便已经到了一条通道之中。

    大道气息,弥漫其中。

    许多修行者,当即便盘坐开始修行。

    大道气息,这可是最顶尖的仙山也找不出几处有这些气息的修行宝地。

    不可浪费。

    但顾泯没有,他只是看着这周围景象,看着那些弥漫的大道气息。

    那些都是天地至理。

    对修行的确有益处。

    船头那边,几位修行者对这场景也早就是见怪不怪,对于这些小宗门的修行者来说,这是极好的修行机会,是平日不可得到的,而且就要上战场,自然要尽可能的提升自己,修行自然是该做出的选择,只是当他们视线扫过,发现还是站着的顾泯的时候,也不由得咦了一声。

    喜欢仙朝请大家收藏: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有猫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youmaowei.com/9860.html

    关于
    一只忧伤的猫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
    暂无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