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衷于互联网分享的一只猫!
  •    5天前  福利集结 |   抢沙发  0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“有天然花纹的边角料、碎石什么的,可以留下来,白云岩卖钱,三七分,你三我七。”

    李易没忘了大家之前说好的分红比例,他出技术和种子、化肥,长孙昕出钱。

    眼下既然有很多以前的‘废’石头,挖出来当然还得按照规矩来办。

    长孙昕想一下分红比例,低头瞧瞧地:“石头挖出来,估计变大坑,做个池塘中莲花?”

    李易低头思忖,抬头说道:“池浅日晴明,洼塘水静平。南方江远道,北地坳临坪。莲绽炎芒月,菱结冷露程。既寻新品试,何必盼收成?”

    “种菱角?现在的时候过了吧?对,咱们尝试,万一行了呢,我可就找菱角种了啊。”

    长孙昕听完明白,不明白的是李易闲到了?

    永穆公主脸色红润,周围的贵妇看她的眼神充满了羡慕,看看找的郎君,多有才啊。

    李易脸其实也有点红,不过他脸皮厚,他就是为了给‘女朋友’撑场子。

    当然,他今天状态好,要是状态不好就算了,量力而行。

    现在种菱角晚了,种荷花也一样晚了,人家都开花结莲子了。

    晚就晚呗,大唐时代的气候能让吐蕃种水稻,麦子更不成问题。

    江南多是采菱曲,就是五绝的,五律也行,重复一遍曲子呗,要么写十二句、十六句、二十句的歌行。

    唐朝时候的采莲曲正格是七言的,而采菱曲是五言。

    曲子是固定的,填词,不管曲子怎么婉转回旋变格,都是那个。

    如茉莉花,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和好一朵茉莉花啊,两种看着不同,主旋风格相同,这就是变格。

    要是把七言的采莲曲用五言行不行?行。

    跟沧海一生笑差不多,沧海一声笑与沧海笑,这两句五个字和三个字,都能填在一个曲段中。

    李易要求正格,给永穆公主抬面儿嘛!就是五言,写五律有对仗,显得水平高一点。

    永穆公主果然受用,周围这些贵妇,让你们的夫君一低头、一抬头的工夫就写个采菱曲试试?

    看看我家的,所以说诗词不值钱,当官要重百姓民生啊!

    “多追点熟肥,顺便抓鱼

   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过来养,要是成了,咱们培育新品种,不成最后也能有菱角,就是干瘪而已。”

    “我去哪找种子?要不要先育苗?”

    长孙昕纠结,他愿意作试验,一块儿地,反正弄石头都赚钱。

    “河南府那里有种菱角,你多花点钱,挖出来,连着泥和水带到这边,正好这边石头刨完了。”

    李易想到个好办法,其实他觉得这事儿吧,应该司农寺出钱,自己属于帮忙。

    但估计这个钱要不到,找司农寺去要钱,到最后弄不好得往司农寺里搭钱,那帮人太能哭穷了。

    上回有个人不小心把放大镜丢了,哭喊着要自挂东南枝,庄子只好又给一个,别挂,不至于。

    后来丢的放大镜又找到了,却不给拿回来,说是多寻个人帮忙,正好用上。

    “好,去河南府买,运费比苗贵多了,那个李易,为何不上生肥?要养鱼,生肥适合。”

    长孙昕答应花钱,对肥有自己的见解。

    生肥里面的虫子多,鱼吃正好。

    “天热,池塘水流动性差,蚊蝇会在里面产卵,幼虫就正好喂鱼,尤其是摇蚊,小红虫。”

    李易认真讲解,不需要生肥自带的虫子,看季节。

    “多谢李东主。”长孙昕恍然,他抱拳:“我再找人一同把排水做好,避免沤烂根子。”

    “长孙巡察使多费心,去下一个地方看看。”

    李易就愿意跟这样的人交流,对方努力学习过,一句话说完就懂。

    像姚崇等人以前用手给麦子脱粒的,当是自己家吃一点撸一点?然后用舂捶成粉?

    队伍行进,长孙昕立即安排人操办。

    被使唤的雇工也不觉得上位者决策失误,让自己费二遍事儿。

    他们在不远处听着,知道这里属于试验田性质。

    钱搭进去多少无所谓,自己干一天活儿赚一天钱,又没少给。

    又看了两处地方,没什么大问题,李易拒绝长孙昕邀请篝火晚会的提议,执意回游艇。

    外面的蚊子太多了,需要抹很多驱蚊子的药,不划算。

    长孙昕就带着夫人一起上游艇,游艇上确实舒服。

    小机器人手上拿着电蚊蝇的拍子,四处啪啪啪。

    它们的眼睛比人的眼睛好用,反应速度还快。

    晚上李易吃烤肉串儿,开着大排风机,关空调,但换风特别好。

    那头牛还没吃完呢,正好穿串儿,最后一顿了。

    还有泡发好的蛤蜊、扇贝,穿上串儿油炸,鲜的没有,除非李易把游艇开到海边。

    “师姐,我能吃不?”李抚宽脸上写满了‘我想吃’。

    他白

   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天输了两瓶液,腿上又换了药。

    “只能吃烤牛肉串儿,不可以吃蒜、辣椒酱、海产品、蚕豆、鱼、韭菜……”

    小丫头对师弟哇啦哇啦说一通,各种不能吃。

    “师姐,别的地方的人被蛇咬了,要吃这个就保证会死?”

    李抚宽馋啊,以前馋,忍着,自己也没钱。

    如今拜了师父,馋的话不应该吃好的么?

    “别的地方你这样的情况……死定了,最后的时刻,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。”小丫头丝毫不客气。

    “师姐,我就想吃牛肉串儿,别的一看到就烦,恶心、要吐。”

    李抚宽说出来十分从心的话,牛肉确实挺好吃,人得懂得知足,对不对?

    “别觉得委屈,师父为了你给你用的药都得拿寿命换,你的伤口都不怎么肿了。

    我遇到过很多被毒蛇咬的人,有的终究救不回来,有的被咬的地方一个大坑,永远留下伤疤。

    你被草上飞连咬四口,整个天下,除了师父,没有一个人能救活你,何况还不怎么黑肿。”

    小丫头给师弟上课,她都觉得神奇,用的什么药啊?

    “师姐,找机器人给我读文章呗!我一边吃一边听。”李抚宽提要求。

    “那你就傻啦,吃肉串就得想着香,而不是考虑其他的事情。

    除非你能像师父那样,边吃边聊就解决国家大事,一点都不累。”

    小丫头拒绝,她都不想学习现在,就是吃,放松,然后进步速度会更快。

    喜欢带着系统来大唐请大家收藏: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有猫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youmaowei.com/9855.html

    关于
    一只忧伤的猫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
    暂无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