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衷于互联网分享的一只猫!
  •    5天前  电影世界 |   抢沙发  0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草儿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,她好像听见哥哥在叫她。

    揉揉眼睛,看了看四周,灰暗的屋子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。

    大概还没睡清醒,呆愣了一会,一阵冷风吹来,彻底让她清醒了,赶忙把旁边的被子往身上拽了拽。

    可是被子脏兮兮的,一点也不保暖。

    而她睡的也根本不是床,只是稻草铺成的一个窝,上面垫着许多旧衣服。

    这比床上暖和,之前她睡在床上,但是经常半夜被冻得睡不着觉,后来她发现草窝里最暖和,于是就睡在了这里。

    醒过来的草儿又冷又饿,于是起了“床”。

    至于穿衣服,那就根本不需要了,因为她睡觉就没脱衣服,脱了衣服会更冷的,所以冬天她就一直没脱过衣服,自然也很多天没洗过澡了,身上一股怪味,不过她已经习惯了,总比冻死好。

    草儿走到房子的角落里,那里堆满了土豆和红薯。

    这是哥哥活着的时候,从田里收上来的,是村里严阿姨以前帮他们种的。

    这些土豆和红薯有的已经发霉,有的已经发芽,但是对草儿来说

   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在线全文

    ,能不饿死就行,哪里还管这些。

    草儿随便捡了几个土豆去了厨房。

    说是厨房,其实只是一个四面透风,上面漏雨的破棚子。

    锅台上放着两个碗,一个碗里是咸豆角,这是邻居奶奶给的。

    另外一个碗的碗底有几片肉,这是咸肉,是上次杨老师带来的,她舍不得吃,每次都是舔一舔,然后放回去,冬天又不会坏,不过已经失去了油渍,看起来干巴巴的,天气凉了,冻在了一起,跟个石头一样。

    草儿会煮饭,很小的时候她就学会了煮饭。

    土豆她也懒得洗,就那样放在了锅里。

    因为太冷了,草儿的手上全是冻疮,碰到凉水,寒气仿佛从伤口钻到骨头里,冻得人骨头都打颤。

    草儿知道,烧土豆还要放水,不然锅会烧坏了。

    于是从旁边拿了一个掉了瓷的搪瓷脸盆走到外面。

    门口有个压力井,是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爷爷弄的。

    草儿把搪瓷脸盆放在出水口,然后往里看了一眼,里面结的浮冰已经融化了,不由松了口气。

    使劲压了两下把手,井水哗啦啦地流入脸盆里。

    草儿没敢打多,因为多了她端不动,而且水有可能会泼到自己身上,那就惨了。

    等到了厨房,她先把脸盆放在地上,然后从旁边已经干枯的水缸里拿出一个葫芦瓢出来。

    这个葫芦瓢是以前爷爷在山里的小溪捡回来的。

    上面还有一些弯弯曲曲,跟鬼画符一样的图案。

    脸盆里的水虽然少,但是草儿依旧不能搬到锅台上,直接倒在锅里。

    不是锅台高,而是草儿长得很矮很瘦小,虽然她今年已经七岁。

    草儿用葫芦瓢把脸盆里的水全都勺到锅里。

    准备生活的她,忽然发现已经没有了柴火。

    草儿不由地愣住了,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    她饿得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。

    不过没有办法,只能回到屋子里,找到以前哥哥捡柴火用的绳子。

    然后蹒跚着向村后的二子山而去。

    二子山最外面的柴火已经都被捡完了,只有往里面走,以前哥哥是不让她往里面走的,哥哥说山上有大灰狼,会把她给吃掉。

    可是现在哥哥已经不在了,为了捡柴火,她只能往里走。

    冬天的山上满是枯草和落叶,这些枯草和落叶其实也可以烧。

    但是太不经烧了,需要很多才能烧一顿“饭”,除了村里闲着没事的爷爷奶奶,很少有人会把它们给弄回家。

    因为村里人经常上山,所以踩出一条上山的路,很宽也比较好走。

    但是草儿却选择了一条小路。

    往前走了大概五六分钟,就是一片坟地。

    这里就是拐之沟村人的祖坟。

    拐之沟村人死后都埋在这里。

    草儿走向一座很小的新坟。

    这是哥哥的坟,几个月前哥哥进山落到溪里死了,然后就埋在了这里。

    是村里人帮埋的,她甚至都没看到哥哥最后的模样,四叔说哥哥被水泡的很吓人,看见了会做噩梦的。

    所以四叔用被子把哥哥紧紧地裹了起来,然后又用绳子绑成一圈,草儿心想哥哥一定很难受。

    村里人把他们家原本放衣服的柜子锯了一块下来,然后把哥哥放在里面,就这样埋了。

    草儿放下手上的绳子,坐在坟头上,呆呆地看着天空的太阳,她想哥哥了。

    可是她知道,人死了就再也回不来,因为爷爷几年前也要死了,就没回来。

    爷爷就埋在旁边,那个稍微大点的坟就是爷爷。

    可是她搞不懂,爸爸妈妈没死,他们为什么也不回来。

    或者说,他们已经死了。

   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在线全文

    草儿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坟头上,也不知道坐了多久,直到肚子再次咕咕叫起来,她终于反应过来要去捡柴。

    她重新捡起丢在地上的绳子,转身走回大路,准备再次上山捡柴。

    走了一截,她回过头来,看向哥哥的坟,举起手臂挥了挥。

    然后转身快速地离去,瘦小的身影渐渐远去,在冬日的阳光下,连影子都是那么瘦小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“草儿,草儿,我回来了……”

    叶大壮跑回家里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愣了一下,草儿不在家里。

    后面跟上来的何四海放下东西,点亮了婉婉手上的引魂灯,打量着四周道:“是不是上学去了?”

    叶大壮摇了摇头,“草儿这学期就没有去上学了。”

    “为什么不上?”何四海皱眉问道。

    虽然家徒四壁,但现在上学都是免费的。

    “没有钱。”叶大壮神色黯然地道。

    “这里上学还需要交学费吗?”何四海皱眉问道。

    叶大壮摇摇头,“但是本子和铅笔要钱呢,而且中午还要吃饭。”

    何四海闻言沉默无言。

    “草儿,草儿……”叶大壮再次寻找了起来。

    他跑向屋外,跑向厨房。

    其实没什么好找的,因为真的意义上的家徒四壁,一个大活人根本没地方可藏。

    屋内又脏又暗,还散发着一股怪味。

    何四海看到旁边的草窝,伸手在里面摸了摸,已经冰凉。

    何四海走向门外,婉婉赶忙跟上他。

    “知道她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吗?”何四海走进厨房,向叶大壮问道。

    “草儿可能是去山上捡柴去了。”叶大壮说。

    他看到放在地上的搪瓷脸盆和锅里泡在水里的土豆。

    因为土豆没有洗,土豆上的泥巴已经全都被水泡开,看上去像是一锅污水。

    “那我们去山上找她。”何四海立刻道。

    叶大壮反应过来大喊着“草儿,草儿”冲出厨房。

    草儿背着捡来的柴火,摇摇晃晃,吃力地往家走。

    大概是太饿了,她都出现幻觉了,又听见哥哥在叫她。

    上次也是,她发高烧的时候,就见到了哥哥,哥哥还跟她说了好多话,虽然都不记得了。

    后来是隔壁奶奶给她吃了药才好了,她跟隔壁奶奶说了这事。

    隔壁奶奶笑着说人死了怎么可能回来,都是她的幻觉,是假的。

    可是她觉得幻觉其实挺好的,即使是假的,也挺好的。

    喜欢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请大家收藏: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有猫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youmaowei.com/9846.html

    关于
    一只忧伤的猫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
    暂无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