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衷于互联网分享的一只猫!
  •    5天前  电影世界 |   抢沙发  0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傲来州,北俱州,东胜州,先秦州。

    这四大州,瓜分了整个地界。

    哪怕随便在街上拉一个小孩询问一番,他都能把这四大州的具体情况大概说一下。

    但很少有人知道,在这四大州相交的地方,有一片中空地带,面积算不上多大,与之傲来国差不多。

    这片中空地带不属于任何一州,甚至没有四大州的势力延伸进去。

    是一片,真正独立于四大州之外的地域。

    一开始那里是一片三不管地带,也被称之为罪恶之城,是真正的法外之地。

    杀人越货,就跟一日三餐一样寻常。

    四大州很多走投无路,亦或者得罪了大势力的人,最终都会选择奔走这座罪恶之城。

    然而,从三百多年开始,一个邪恶的势力逐渐抬头,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便在罪恶之城深深扎下了根。

    这个势力,便是冥殿。

    回顾这三百多年,冥殿的活动中心只限于罪恶之城,即使会跟四大州产生交集,也只限于正常的商贸往来。

    很少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大冲突。

    但不可否认,这冥殿的人实力都十分强横,以一敌数,完全就是最正常不过了。

    可而今,却堂而皇之的侵入了傲来国,并收走了生死台,甚至不惜与丘神绩产生剧烈的冲突。

    这明显是不正常的。

    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    这也是为什么,在听到冥殿这两个字后,肖天凌会产生如此巨大反应的因为所在。

    “从那股充满邪性的黑色力量来看,应该是他们无疑了。”

    丘神绩又补充了一句,言语中透着一抹凝重。

    “他们目的何在?”肖天凌疑惑万分,一双眉头紧紧皱在一起。

    丘神绩摇头,“只能先找到这个人!活捉了他,才能揭开面纱。”

    事情发展到了今天,只能说刚刚才露出一点苗头。

    若不是陈阳伤到了叶宝山,这个疑似冥殿的人,大概率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公然现身的。

    而今,迷雾重重。

    纵然是身为天机阁阁老的丘神绩,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  “哼!!”

    本还眉头深锁,颇有几分心事重重的肖天凌,冷哼了一句,“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什么幽冥殿,什么生杀台,与我一个老猎户有何关系? ”

    “哦?”

    一向不苟言笑的丘神绩,此刻却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,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离开深山老林,来到这风暴的中心?”

    “老子是卖皮草的。”肖天凌道。

    丘神绩笑,“那你来叶家作甚?”

    肖天凌:“……”

    “来都来了,凑下热闹不行?”

    面对丘神绩的刨根问底,肖天凌颇为恼怒,与之针锋相对。

    “再说了,陈阳那家伙伤了我孙儿肖人屠, 这件事难不成就这么算了?”

    说到这里,肖天凌顺势话锋一转,“陈阳人呢,你就不打算给我引荐一下?”

    “死不要脸。”

    丘神绩与肖天凌对视了一会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    言外之意。

    肖人屠技不如人,这才被陈阳伤到了,年轻人之间的事情,跟你一个老家伙有什么关系?

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肖天凌一张老脸微微泛红,完全无力反驳。

   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并不是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。

   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,却并没有真要对陈阳出手的意思,说直白一点,纯粹是怒意难平,以及对肖人屠的一种恨铁不成钢。

    “这天要变了,还是安分一点为好。”

    丢下这句话,丘神绩直接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  “这么严重吗?”

    肖天凌遥望傲天山脉方向,一双眸子眯成一条缝,低声呢喃。

    ……

    一个月的时间,转眼过去。

    凛冬时节。

    一场已经连绵了两天的大雪,将整个世界都改了颜色,唯有一片白。

    可这傲来国,却是一点都不平静。

    生杀台的事情,已经是闹得满城风雨。

    而整整一个月都没露过面,宛如人间蒸发的陈阳,也成为了无数人热议对象。

    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伤势太重,还处于养伤状态。

    以致于,越来越多的人公然跳出来挑衅。

    大概意思跟之前一模一样,将陈阳所取得的所有成就,都归咎于界珠的功劳。

    大概意思是说,要是没有界珠的话,陈阳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垃圾!!

    尤其是丁一峰。

    这个来自先秦州的青年才俊,就差指着陈阳的鼻子大骂了。

    “这个丁一峰,现在身处什么地方?”

    陪陈小朵堆完一个雪人的陈阳,抽空走到一棵大树下,朝着杨虎询问道。

    “这狗东西,我一直盯着呢。”

    杨虎狰狞一笑,“现在正在红河边上一家酒楼里吹牛呢。”

    “师兄,我去就行。”陈帅道。

    “这段时间,一直待在家里,实属有些闷了。”面色还有些微微泛白的陈阳,伸了一个懒腰道:“恰好今天景色不错,出去散散心吧。”

    “好嘞!!”

    杨虎当即往前走了两步,“我来带路。”

    “这个不知死活,上蹿下跳的家伙,我已经忍他一个月了!”

    与此同时。

    紧邻红河边上的一座酒楼内,气氛十分热闹。

    “要是陈阳真的死了,那确实是可惜了。”

    一个灰衣青年侃侃而谈,一手端着酒杯,倨傲的目光扫视现场一圈,“我家少爷可足足等了他一个月。”

    在他旁边,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人,一手在桌上轻轻敲动,云淡风轻的看着窗外的雪景。

    “好了,坐下吧。”

    本尊正是丁一峰的青年,摆了摆手道:“区区一个陈阳,没什么好聊的。”

    言行举止之间,尽显轻蔑。

    “怎么?真把陈阳当成垃圾了?”

    恰逢其时,旁边响起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。

    唰唰唰!

    一双双眸子,悉数投了过去。

    “肖人屠?”

    “真的是肖人屠!这家伙,什么意思这是?”

    “我听过你。” 丁一峰轻撇了一眼,“听说,你险些被陈阳给斩杀了?”

    “哼!!”

    几米外,身背一个巨大木匣子的肖人屠,冷冷道:“我问的是,你真把陈阳当垃圾了?”

  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  丁一峰:“……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喜欢都市之逍遥战神请大家收藏: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有猫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youmaowei.com/9818.html

    关于
    一只忧伤的猫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
    暂无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