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衷于互联网分享的一只猫!
  •    5个月前 (07-05)  美图写真 |   抢沙发  0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顾娇这一醉直接睡了两个时辰,乃至于天都黑了。

    麒麟殿,灯火通明。

    萧珩在藏书阁看了一整日的书,废寝忘食的,这会儿才感觉到饥饿。

    他胃口不大好,厨房给他做了可口的蛋花汤,几样国师殿的特色小食,并一盘开胃的新鲜瓜果。

    萧珩坐下来准备开动。

    小净空在屋子里洗澡。

    由于他这两日过于活跃,被判定为无创伤后遗症,让人舒舒服服伺候洗澡的福利已取消,他又得自己洗。

    虽然事后萧珩还是会给他洗一次,但到底力道不同。

    让小净空安安静静洗澡是不可能的,他曾是庙里最会念经的小和尚,如今虽不念经了,不过他有了更令自己陶醉的兴趣。

    他在身上绑了奇奇怪怪的布条,摆了奇奇怪怪的pose,开唱。

    “山楂~啊~梨~啊~樱桃~喔~梨~”

    “统统拿来洗~统统拿来洗~”

    “若不拿来洗~全部都拉稀~”

    刚拿起了一个山楂的萧珩:“……”

    萧珩果断放下山楂,其余瓜果也不碰了,他看向碟子里的小食,是油炸过的,不知是什么做的,但看起来松松脆脆,还配了酱汁,看着很有食欲。

    他用筷子夹起一片,轻轻咬了一口,发出一声焦脆的声响。

    那边小净空唱完山楂和梨了,开始深情吟唱下一首。

    “梦多么珍贵,鸡粪焦脆~”

    咔~

    萧珩咬了一口。

    无比焦脆。

    小净空戏腔起。

    “厕所里火锅烧烤一人醉~这一醒呀~舔上一把~”

    “窝草~无情~”

    刚舔了一口酱汁的萧珩:“……”

    半刻钟后,麒麟殿响起了一片小净空炸毛的小声音。

    “啊啊啊!”

    坏姐夫过来啦!他拿着鸡毛掸子过来啦!快跑呀!

    ——又是一个鸡飞狗跳的夜晚。

    庄严肃穆的国师殿因为一大一小的吵闹声有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感觉。

    ……

    三日后,七月初一,今日的比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选拔。

    地点仍在韩家的黑风营,初选共有四十四位骑兵晋级,初选是六进一,比斗是二进一。

    这种军营内的选拔考核是不允许外人观看的,只有军营的将士或本身与选拔有关的人才能出现在现场。

    萧珩乘坐马车将顾娇送到军营门口,目送顾娇骑着黑风王进了营地才让马车离开。

    只不过,他并未走远,找了个不起眼的树荫下待着。

    而不远处停着另一辆马车,马车上坐着安国公与景二爷。

    “天这么热,都说了不让你来,大哥你非得来。”景二爷嘀咕。

    安国公没说话。

    ……主要是他想说也说不了。

    他静静地等在这里,等着顾娇出来,不论她成败。

    顾娇来得不算早,其余人都到了,有士兵过来找她取走号牌挂在了公告栏上。

    “我可以去看看吗?”顾娇问一旁路过的士兵。

    士兵道:“可以。”

    顾娇走过去。

    上面的号牌差不多挂满了,看来大家都到了。

    第一个号牌是顾长卿的,他用的是韩家旁系子弟韩择雨的名字。

    另一个天干甲一是杨家主的弟弟杨武。

    杨家主是名副其实的高手,就不知他弟弟实力如何。

    清风道长是天干丙三,他的对手是董家嫡子。

    顾娇又看了看自己与沐轻尘的。

    他俩这运气还真是好得可以。

    她的对手竟然又是韩家人,这究竟是什么孽缘?

    而沐轻尘居然要对战王家人,自己人打自己人,还真是过早消耗实力。

    大概还有七八个号牌没有挂上。

    顾娇没看见韩五爷的名字,想必是还没来。

    “他是天干庚七。”顾长卿走了过来。

    二人中间隔了一点距离,乍一看去就像是并没有任何交集。

    “地支酉十……”顾娇的目光落在地支酉十的位置上,那里已经挂了一个号牌,“苏沉?”

    顾长卿一边假意打量号牌,一边低声道:“苏渊的弟弟,沐轻尘的小叔。”

    “厉害吗?”顾娇问。

    “据说是个高手。韩五爷原本打算与人换一换。”顾长卿道。

    顾娇唔了一声:“怕打不过苏沉?”

    顾长卿道:“不是,他想打过你,把你淘汰出局。”

    这种选拔严格说来是不能随意更换号牌的,可架不住这是韩家的主场,加上顾娇又恰巧抽中了韩家人。

    顾娇也有此意,她想把韩五爷淘汰出局,她遗憾地问道:“那为什么又没换?”

    有人过来了,顾长卿等那人走过去了才开口道:“因为他发现你的对手是韩少宇,这个人是韩家的旁系子弟,他只是出身不好,没投身在本家,但他本身的实力十分强悍,他是从地下武场打出来的,是排行前二十的高手。”

    原来如此。

    韩五爷是打算自己解决掉苏沉,让韩少宇解决掉顾娇。

    “挺好。”顾娇说。

    “是挺好。”顾长卿也说。

    二人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。

    “新盔甲不错。”顾长卿说道。

    “嗯。”顾娇点头。

    沙场上,铜锣声响,顾长卿手持长剑,策马朝对手杨武冲了过去。

    众人没料到第一组对手就来了如此厉害的,顾长卿的剑法出神入化,杨武的大刀亦不遑多让。

    刀光剑影,杀气弥漫,顷刻间过了数十招。

    杨武的武功稍逊于哥哥杨家主,可在小辈面前还是颇有优势的,他内力雄厚,刀法精湛,唯一不如顾长卿的是他的坐骑。

    可这一点缺憾也让他用磅礴的内力弥补了。

    杨武狂妄地说道:“小子,你不是我的对手,认输吧!否则刀剑无眼,我怕你死无全尸啊!”

    今日的比斗是签了生死状的,换言之,可以杀人。

    杨家觊觎韩家兵权已久,对韩家的子弟下的都是死手。

    他一刀劈斩而下,顾长卿抡剑一挡。

    好强大的内力!

    四周飞沙走石,尘土四起,顾长卿的坐骑快要承受住杨武的内力了。

    一旦坐骑受了内伤,后面的比斗就危险了。

    顾长卿忽然朝后仰卧而下,反手抓住了杨武的大刀,一剑朝杨武的腰腹刺去。

    杨武的大刀抽不出来,只能用另一手去弹开顾长卿的剑刃。

    就是现在!

    顾长卿长腿一扫,一脚踹上杨武的脑袋,巨大的力道将他从马背上狠狠地踹了下来!

    杨武落马着地,出局!

    第一场开局太精彩,倒显得第二场平淡无奇,第三场是清风道长对阵董家嫡子。

    能看见清风道长出手,众人再次提起了兴趣。

    然而清风道长对于被围观毫无兴趣,他一招便将董家嫡子轰下了马。

    所有人:“……”

    顾娇摸下巴:“不愧是能和了尘打成平手的人,真的很强大呢。”

    这一局的选拔其实有不少运气成分在里头,若是抽中清风道长这样的对手,基本就是跪。

    方才的董家嫡子武功不算太高,但也绝不是最弱的,至少接下来的三场就没一个人的武功高过他。

    临近午时时,轮到顾娇与黑风王出场了。

    昨日这一人一马的组合给众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,因此一开始所有人都是对他们给予厚望的。

    直到——众人看见了骑着黑风骑走来的韩少宇。

    “是韩少宇!真的是他!”

    “韩少宇是谁啊?”

    “你连韩少宇都不知道?他是唯一一个入住韩家主宅的旁系子弟,他在黑风营任校尉一职,平日里那些骑兵的训练都是交由他负责的。”

    “他看起来很年轻啊。”

    “不到二十四,韩世子之下,就属他最年轻有为了,并且他出身不高,能有如今的成就可见他本人究竟有多优秀。”

    “那这个萧六郎算是完了呀。”

    “是啊,他运气不好,对上谁不行,偏偏对上了韩少宇。”

    众人纷纷替顾娇惋惜了起来。

    就算拥有老黑风王,可这个少年与天才高手韩少宇之间的差距不是一匹马可以弥补的。

    何况黑风王往日里的训练也有韩少宇的参与,可以说韩少宇十分了解黑风王。

    韩少宇骑着马器宇轩昂地朝顾娇与黑风王走来。

    黑风王虽具有无比强大的气场,可韩少宇是训练过黑风王的人,他知道如何压制黑风王的气场。

    他坐下的黑风骑没有丝毫惧怕与退缩。

    他在六尺之距的地方停下,手持银枪,冷冷地望着对面红衣玄甲的少年:“你就是萧六郎?我听说过你,你有不少厉害的传闻。”

    顾娇哦了一声:“我没听说过你,真是抱歉。”

    韩少宇目光冰冷地说道:“韩世子的伤势是拜你所赐,这笔账我今天会与你算个明白,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,跪下来磕三个响头,我就放过你。否则,一旦上了场,你会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!我会杀了你!”

    顾娇的背上背着用布条缠着的红缨枪。

    她没着急亮出兵器,而是看了韩少宇一眼,说道:“那就来杀吧。”

    “亮出你的兵器!”

    “你还不配。”

    铜锣声响。

    韩少宇策马刺出长枪。

    寻常的战马遇上如此强大的杀气早已转身躲避,可黑风王没躲,顾娇拽紧缰绳,双腿夹紧马腹,让黑风王全力加速!

    围观的骑兵们炸锅了。

    “他疯了吗!这是要让黑风王去送死吗?”

    “韩少宇最精通的就是长枪,这一枪下去,黑风王的脑袋都要被戳穿的!”

    “他到底会不会打仗啊?这是犯了兵家大忌!”

    黑风王以往接受的训练也是迂回闪避,然而这一次,它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肌肉记忆,它全身心地信任着顾娇。

    顾娇让它冲,它便勇往直前地往前冲!

    它将速度提到了极致,快得几乎只剩残影。

    韩少宇眉头一皱,萧六郎是故意让黑风王受死,以换取近身攻击我的机会来赢得这一局吗?

    萧六郎想杀了我!

    韩少宇眉心一跳,顷刻间将转攻为守!

    顾娇唇角一勾。

    老大,跃起!

    她拽紧缰绳往上一提,黑风王高高跃起。

    这是什么招式?

    韩少宇已做好防守的准备,结果黑风王从自己的头顶跨过去?

    韩少宇立刻变招,举枪刺向黑风骑彻底暴露的马腹。

    这一枪非得将黑风王刺个肠穿肚烂!

    可令韩少宇与没料到的是,马上的少年突然往下一倒,柔软的腰肢弯折出不可思议的弧度,自马鞍上倒挂金钩,用自己的胸口替黑风王挡下了这一枪!

   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!

    韩少宇也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  却并不是因为顾娇这一高难度的动作,而是——他的长枪没有刺穿对方的战甲!

    怎么会这样?

    顾娇早在国师殿试过了,景音音的战甲连叶青的内力与长剑都刺不穿呢。

    顾娇很享受他眼底的震惊。

    论武功,才恢复了四成功力的她是不如韩少宇的。

    可她装备强呀。

    来呀,拼装备呀。

    韩少宇暗道不妙,赶忙收手,却为时已晚。

    顾娇扣住了他的长枪,身子往下一降一撬!

    我不用撬起地球,撬你足够。

    韩少宇直接被撬飞——

    他也不明白一个人的力道怎么就能突然那么大——

    他凌

    5060网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

    空吹了声口哨,他的坐骑飞奔去接他,却被黑风骑霸道强势地一脚踹开!

    韩少宇最终狼狈落在了地上。

    而顾娇长呼一口气,柔软韧劲的腰肢一收,坐回了黑风王宽阔的马背上。

    “本轮晋级,萧六郎!”

   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: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有猫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youmaowei.com/15614.html

    关于
    一只忧伤的猫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
    暂无评论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